網易首頁 > 網易河南 > 正文

長江學者、中山大學教授保繼剛:旅游業恢復需要1年左右

2020-03-04 15:24:36 來源: 南方日報 舉報
0
分享到:
T + -

(原標題:“旅游業恢復需要1年左右”)

新冠肺炎疫情給全國旅游業按下了“暫停鍵”。作為受影響最大的行業之一,旅游業恢復元氣需要多久?如何在疫情結束后走上更為健康的發展道路?南方日報記者采訪了長江學者、中山大學教授保繼剛。

保繼剛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旅游業的影響超過了“非典”,但是阻擋不住旅游業發展的步伐,這是業界的共識。保繼剛認為,要重新認識旅游業的脆弱性,反思當前投資過重的方式,同時,把如何促進旅游產業恢復活力的重點放在提供更好的公共管理服務上。

談旅游業恢復

短程旅游先恢復 出境游受影響大

南方日報:2003年“非典”疫情過后,旅游產業長期保持了兩位數的增長,在您看來,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過后,旅游產業是否還能夠繼續保持高位增長?旅游產業的基本面是否會發生變化?

保繼剛:春節是傳統的旅游旺季,洶涌而來的新冠肺炎導致了旅游活動完全停滯,在春節期間,疫情對旅游業的影響已經超過2003年“非典”。但從歷史上歷次“災難”后的情況來看,旅游業都沒有消亡,不僅沒有消亡,在全球的經濟比重中占比越來越大。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旅游是一個朝陽產業,一時的危機阻擋不了旅游業的發展,這也是業界應該取得的共識。

在不考慮其它因素下,如果疫情在上半年結束,我們可以粗略地作出以下判斷:從我國經濟發展所處的周期以及旅游市場自然發展規律來看,2020年下半年國內旅游會恢復增長,到2021年下半年恢復甚至超過2019年同期規模水平,我認為,旅游業的恢復時間大體需要1年左右。

從旅游業恢復的角度判斷,國內旅游特別是短程旅游先恢復,出境旅游恢復需要一定的時間,出境旅游還可能受到我國外匯收入的影響,與其呈正相關,入境旅游的恢復可能需要更長時間。與此同時,度假旅游、自然康養旅游將會有一個大的增長;城市旅游消費會更加活躍;都市周邊的鄉村旅游會有大幅度的增長;自然地理尺度大的地區和疫情不嚴重的地區,旅游會有較大的恢復;團隊旅游特別是長線團隊旅游恢復尚需時日,散客特別以自駕為主的家庭出游方式會有一個大的恢復,長線的旅游包車、旅游專列恢復將較為緩慢。

談疫情后市場

“報復性增長”看怎么比 不應人云亦云

南方日報:有人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全國旅游業損失較大,您怎么看待?

保繼剛:對于國內的影響來說,我認為目前有一些專家的估算是偏高的。他們根據2019年全國旅游收入的總量是6.5萬億人民幣來計算,而問題在于,6.5萬億又是怎么算出來的呢?另一個是根據攜程公布的數據,攜程發布了一個消息:預計2020年春節期間全國會有4.5億人次出行,旅游業收益不低于5500億。但是在這4.5億人次中,有相當一部分的人是回鄉,雖然都在“流動”,但是否也算旅游呢?

南方日報:很多媒體和智庫都預測,疫情過后旅游消費市場大概率會出現2003年“非典”過后的報復性增長,您怎么看?

保繼剛:會不會出現所謂“報復性增長”,要看以哪個階段的指標做參照,跟現在相比還是和去年同階段指標相比。跟現在比,它一定是報復性增長,因為現在是零。但是若你說跟去年相比,那就不一定,而且兩位數的增長就算是報復性增長嗎?我們應該更加實事求是地對待統計數據,來認識旅游業。各大旅游研究智庫也應該實事求是地做好深入調研,而不是人云亦云或者采用嘩眾取寵的說法。提出一些切實可行的措施,這才是我們智庫應該做的事。

談數據統計

當前眾多數據疊加 建議引入地理尺度統計

南方日報:如果說上述對旅游業的損失預測是不科學的,我們應當怎樣科學地了解統計數據?

保繼剛:疫情后,我們應當借這次旅游業“歸零”的機會,把統計數字的泡沫擠掉,實事求是地認識旅游業,引入地理尺度來進行統計,即按省、市、縣三級地理尺度來進行游客統計。當前的弊端是把眾多數據疊加在一起,一位湖南游客到了廣州、佛山、珠海,三地都將他算到游客數量里,最后匯總游客量,1個人變成了3個人,這將會產生疊加效應,從而導致數據與現實不符。引入地理尺度后,根據軌跡來統計外省到廣東的人數,我們可以更加準確地計算出外省游客的數據。

數據也可能是泡沫。以學生為例,中山大學旅游學院一年級本科生中,80%的人有超過兩個手機號碼,家鄉一個讀書地一個,這樣的雙卡雙待,使得用電訊數據來計算的游客數量變相增加。另外乘高鐵和高速公路自駕的人,比如從廣州到昆明,途徑廣西和貴州被記錄為廣西和貴州游客,但實際上并沒有在廣西和貴州進行消費。以春節為例,返鄉人員被統計在游客數量中,但是其住宿和餐飲的消費會比正常的旅游者要低。因此,疫情之后對于旅游的研究以及決策來講,我們有機會從零開始,得到一個更加科學準確的數據。

南方日報:很多人都說旅游是朝陽產業,但又是很脆弱的產業,我們應當如何認識旅游業的脆弱性?

保繼剛:旅游行業有它非常脆弱的一面,任何突發事件對旅游業的影響非常直接且嚴重,行業風險很高。旅游產品不能儲存,不像汽車或者糧食,今天賣不了可明天賣,一個地方賣不了換個地方賣,這就是旅游業與其它行業相比脆弱的地方。因此,旅游需求是敏感的,旅游行業是脆弱的,但是行業脆弱不等于沒有生命力,不等于沒有未來發展的潛力。

談旅游投資

投資大周期長風險就大 應該借此機會反思

南方日報:近年來,旅游業呈現出投資大、周期長的特點,但是脆弱性使得旅游企業的風險過高,我們應當怎樣看待這一問題?

保繼剛:在談脆弱性的同時,學界最近談的比較多的是恢復力,也就是旅游地或產品在遭到危機之后的恢復能力。實際上,我們以往常說的旅游業特征——投資少、見效快、成本低,恰好與現在相反。在旅游發展的初級階段,實際上呈現了共享經濟特征。以陽朔為例,旅游業開始是用自家的門面賣啤酒和美食,騰空兩個房間做住宿,這就是投資少。后來經濟發展好了,追求五星級酒店甚至是國際品牌的酒店,變成了投資大,周期長,這樣一來,風險就大了,我們應該借此機會反思。

因此,在對脆弱性和恢復能力的認知下,我們應該考慮旅游企業的不同方式的承受能力是不一樣的。比如現在的民宿越來越高端化,在面對疫情的時候,它的脆弱性就表現出來了。我們是不是更多要考慮最早提出來的旅游業投資少、見效快、效益高的靈活模式,也就是說,我們從學術上回到那種替代性發展、包容性發展思路上,而不一味地去追求投資額有多大?

南方日報:在您看來,疫情過后,各級文化和旅游部門更應該從哪些方面激發需求側市場,助力旅游業恢復產業活力?

保繼剛:去年國家提上議事日程的“消費稅立法”,估計會盡快通過并實施,這會激發地方政府重視旅游業發展,因為旅游消費可以直接體現在地方稅收。因此政府最重要的還是在控制好疫情之后,提供更好的公共管理服務,旅游的需求始終是存在的。同時,從產業的發展來看,要調整旅游供給體系建設的基本思路,以“+旅游”而不是“旅游+”的方式推進旅游供給體系的建設。南方日報記者 蔡華鋒 實習生 何芷珺

鄒慶強 本文來源:南方日報 責任編輯:鄒慶強_hn01
分享到:
跟貼0
參與0
發貼
為您推薦
  • 推薦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時尚
  • 科技
  • 軍事
  • 汽車
  • 房產
+ 加載更多新聞
×

無需專業背景讓你畫作拿得出手

熱點新聞

態度原創

閱讀下一篇

返回網易首頁 返回新聞首頁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ag亚洲集团网址-ag8.com亚游